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花开富贵娱乐气度不凡

2018/7/9 10:22:54      点击:

据说他的《兰亭集序》是微醺之际的书写,字形俊朗,风神飘逸。然而,日后的《哀祸帖》终于丧失了那一份优游自得:“频有哀祸,悲摧切割,不能自胜,奈何奈何,省慰增感。”《哀祸帖》刚硬硌人,不暇修饰,第一行的几个字形同仰天哀号。

很长的时间里,对于怀素,我仅看过他的《自叙帖》。呼风唤雨,飞沙走石,阖上的字帖仿佛仍然有长长的呼啸回旋。因此,日后读到了怀素的小草“千字文”,不禁大为吃惊。

这是他六十三岁的作品,相对于《自叙帖》,小草“千字文”安详恬淡,漫不经心。书法史对于这一件作品赞不绝口。所谓苍劲静穆,所谓法度精严,甚至称之为“千金帖”——一字千金之谓也。

然而,我在字里行间看到的是一个随和淡然的老者。岁月终于抚平了心中的激昂,年迈体衰,心意骤冷,神志与躯体似乎都有些萎缩,当然,书法史更乐意将这种格调形容为“人书俱老”。

坊间流传过一则趣事。据说当年的不良路人时常在某书法家——一说是于右任,一说是启功,有人甚至说是郑板桥——寓所之外的墙脚撒尿,秽臭熏人。

书法家盛怒,挥笔疾书“不可随处小便”六个大字,张贴于墙上。可是,这张告示很快被人揭下拿走。不久之后,店里出现一帧裱好的条幅:“小处不可随便。”我对这一则趣事一直有所怀疑。阻止路人胡乱小便的盛怒与教诲为人之道的一本正经肯定不是同一种语言,甚至连表情和语调儿也不会一样。

即使文字表述可以巧妙地偷天换日,作为书法必定气韵尽失。味同嚼蜡,绝不可以用书法的标准来衡量,不可能有书法意义上的神韵与风度。

古人手中的一管毛笔写奏折,写家书,写科举考试的试卷,一手好字如同一副好相貌赏心悦目。

花开富贵娱乐 www.henshine-english.com/